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莫沧邪教】Ich Will(脑洞片段)

Ich Will

隐性病娇(?)莫X失忆恋人沧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不算厚重的白色窗帘闯入卧室,清脆的布谷鸟鸣声传入耳内。

她坐在蓬松柔软的床垫上,微乱的长发披在肩头,花了近十几分钟才总算梳理清楚混沌的思绪。

门把手扭动的声音。

“沧?你醒了!”进来的人显然有些惊讶,“我刚打算叫你。”

“昨晚睡得好吗?”栗色的头发被皮筋松垮的绑住末端,垂在腰间。和她问出的话语不大相符的,她脸上明明是一副‘你还记得我是谁吗’的表情。

沧月有点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视线不离对方粉红色带着碎花波点的长围裙,上面还沾着番茄酱的酱汁和牛油果的特殊香气。

“还不错……”

“哦,老天!我应该先给你拿杯水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的打断了,也许是她因缺水干涩的喉咙发出的声音太过刺耳,总之她抬头时莫莉安已经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冲向了厨房,留给她一个有些冒失的背影。

也许这种情况很可笑,可沧月只是下床向洗漱间走去,清早的温度有些微凉,露在睡袍外的肌肤接触到寒意。

她和莫莉安在昨天才刚刚到达这个处于幽林深处的静谧小屋,用莫莉安的话讲,安静的环境有利于病后的康复与休养。

“需要帮忙吗?”

就在她木然的对着镜子发呆时,莫莉安已经悄然来到她身后,随手放下揉作一团的围裙,并且不由分说的拿走她手里握着的梳子。
莫莉安比她矮一点,从镜子里她也可以看到,前者正费力的踮着脚。蓝色长发在梳齿间流动,像是清晨的小溪,终于它们温顺的服帖在她头顶,莫莉安牵起当中一绺。

“嗯——你昨晚,有没有做什么梦?”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脱口而出,目光被藏在身前人肩膀处垂下的蓝发后面。

“梦……没有,也许我忘记了。”昨天一整个晚上她都在那张陌生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才终于抱着温暖的滑丝被入睡。

“哈,没什么,你知道的,梦境会反映一个人的心情,嗯,我是说也许你会梦到一些以前的事情——啊,其实不做梦也不错你说呢?”几根蓝色发丝从即将编好的辫子里掉落,她的动作仿佛也和她的语无伦次一起不连贯起来。

即使沧月觉得这并不该是什么类似于难以启齿的东西。

最后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来缓解突如其来的微弱僵硬。莫莉安已经从洗漱台上拿过一面小镜子摆在她脑后,“瞧,好看吗?”

冰蓝色的头发被团结的编织在一起,在发尾被一根黑色发套简洁的束起,没有一根散乱多余的发丝。

很完美,简直同她理想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怎么样?”一声小声地催促,像是偷偷做好家务的小孩子在站家人面前等待奖励。

“很好看。”她发觉自己所掌握的赞词十分告窘,她有点担心自己单调的回复会不会让莫莉安扫兴。

“真的吗?!你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显然她是有点多虑了,对方的反应欢呼雀跃的就像是一只成功偷到了蜂蜜的小熊仔。

“快来,我给你准备了早点呢!”蹦跳的女孩拉上她的手腕,迫不及待地拉她进入餐厅。

番茄汁艳丽的色彩里包容着被切为小块的洋葱,牛油果沙拉浓郁的香气争先恐后的钻入她的鼻腔。莫莉安帮她戴好餐布后又递过一旁的叉子,对于这样有些过度的照料沧月有点哭笑不得,她甚至觉得要不是她穿着的是一件长T恤而是衬衫,恐怕莫莉安连扣子都要帮她系好才行了。

“味道怎么样?”在对方期待无比的目光中,她将一团面条塞进嘴里。

“不错。”真的非常好吃,即使沧月觉得意大利面做早餐似乎有点不大合适。
不可否认的是莫莉安总能带给她惊喜,仿佛她的一切喜好都被莫莉安所熟知。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