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沧莫』今夜无眠

沧月终于找到莫莉安时,后者已经彻底醉倒在吧台上,手里还抓着半扎啤酒不愿松开。
 
“走吧。”她正极力想要言简意赅的解释清现状,并尽快带着莫莉安离开这处是非地。
 
可十分显然的,对方并不乐意配合——因酒精摄入过度而泛红的双眼正眨也不眨地盯着她,像在无声地发问:你是谁?
 
眼下的情况不能单用令人头疼来形容。
即使已经是凌晨的时刻酒吧里也依旧热闹非凡,吵嚷嘈杂的声音不断摧磨着耳膜,远近处还有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难以忽略。
 
沧月暗自思量着对策,不觉沉着下面色,眼睛里也浸着冷意,仿佛周围不远的范围内温度都降下来一些。
 
“我们该走了。”最后她依然还是在干巴巴的发声,并且一边考虑着该怎样才能有效率还不会引起误会的将后者拖拽离开。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攥上她的手腕,在她被偏低体温惊到并做出反应前却先被大力道地扯了个趔趄。
沧月不得不伸出手去扶住吧台才能不整个人撞向莫莉安,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把莫莉安带下了高凳,两个人一起狼狈地靠在吧台上。

索性灯光足够昏暗,也没有太多人注意到她们制造的响动。

她们没有碰伤哪里,莫莉安的手臂正紧紧环着她的脖子,把脸埋进她的颈窝里。
青麦芽发酵的气息钻进她的鼻腔。

两年前这会是一个不错的姿势,也许等到她们缓过神来还会接吻。
此刻这却令沧月感到无尽尴尬。

她们已经分手了,两年。

“我们不该分开的,为什么要分开……”
轻声的,不满的,夹杂着委屈的嘟囔传进她的耳道,温热的气息搔挲着她的锁骨。

很多时候,她们仍可以相称友人,在偶然时互道一句晚安,可当夜晚来临时,酒精侵袭过的思绪就会被对往时的思念所交融纠缠。

沧月知道,她始终无法放下的是对面前这个糊涂姑娘习以为常的关心与照料,所以她才会在接到莫莉安的电话后不顾疲惫与倦意匆匆赶来,才会在看到满脸泪痕的后者索吻时犹豫不决。

她们仍旧彼此依恋着,即使没人会承认。
今夜无人入眠。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