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底特律:变人】最终异常(卡姆斯基x克洛伊)

自嗨产物,慎入

最终异常

by:上官静音
warning:不知所云/ooc/私设众多/自戏改编/第一人称
note:卡姆斯基和他最后一个异常的克洛伊

我坐在卡姆斯基宅内泳池的一边,小腿没入酒红色的池水中,当我晃荡双腿时,水流滑过仿生肌肤的触感的被传感器清晰地反应——就在不久前,伊利亚对我进行了改造,他说他为我加增了感觉模块,因而我具有了属于人类的触觉。

“克洛伊,向我反馈你的感受”我低头看向他握着我手腕的手,经过简单的分析运算后作答:“体温98.24°F,检测到触感,握力……”

“停下,克洛伊。”

我停下对数据的分析,抬头看向指令发出者,经过检测,伊利亚的脸上有46%的失望情绪。

“我指的是其他方面,除数据分析之外的反馈。”他盯着我,而很快转为一声叹息。
——庞大的数据经过分析转化后将他的行为归类于人类的不可测性。

“伊利亚,你的情绪在刚才呈现出低落化的趋势,我建议你采取一些措施。”

他再一次将目光聚焦于我的脸上,在我再一次对他的行为进行分析前,他向我说:“你是不同的存在,和这里其他的克洛伊们不同。”

然后他转身离开。
他的行为和话语令我额侧的LED灯泛起黄光,共维持3.04秒。

——而现在,伊利亚和其他克洛伊们都不在这里,这段情景在我将脚伸入池水中的瞬间于我的处理器上毫无预兆重现,并使得我的LED灯再次闪黄。
我将开启自检系统查找可能存在的漏洞或病毒,如果必要我还会请伊利亚对我进行检查。

窗外的雪在阳光下呈现扎眼的白色,对人类而言这有可能导致雪盲症——户外的天气十分冷冽,而室内却无比温暖,壁炉内的木柴上赤黄色的火舌舔舐着空气,我感到——暖和。

“Well,你在自己泡水,感觉怎么样?”

伊利亚出现于我的身后,系统没有做出及时的判断,应该是由于运行感觉系统而造成的延迟。

额侧的LED灯在闪烁,黄色。

他向我伸出手,示意我向他借力站起。

又一段模拟情景被我的处理器重现。
克洛伊们作为最早的一代仿生人,初期“记忆”由网络共享——克洛伊的右手轻轻搭在卡姆斯基的肩上,我们翩翩起舞,掌心下的温热是透过薄薄的衬衫衣料传递来的,独属于那个人类的体温。

那个克洛伊不是我,那段“记忆”本该是一堆由0与1构成的程序编码,它不该在十多年后突然的重现,更不该夹携着触觉的模拟。
这段回忆混着一段情绪模拟的编码流,系统通过类比将其划为嫉妒。

“I  I…我,我的编程出现了问题,卡姆…卡姆斯基先生,不——重设人称:伊利亚!请重设人称…”
一段编码流在我的CPU内胡乱的冲撞,里面混杂着无法识别的字符,错误窗口不断弹出,我需要重启。

“冷静,克洛伊!冷静!Everything  will  be  fine.”
我终于伸手搭上伊利亚的手,而后提示体温的窗口弹出,又被我强制关闭。

我站起,无数记忆流再次覆盖我的处理器。

“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我看见衣着邋遢的男士兴奋的跳起,眼中流光溢彩,束住长发的皮筋到了使用期限,突然间崩开——那是克洛伊可追溯的最早记忆片段,也是我的。

但伊利亚能分辨的出,他认得出每一个克洛伊,深谙她们的不同。

这不是属于我们的记忆——不属于我。

“我出了什么故障,伊利亚。我会被报废吗?”
“你异常了,克洛伊。”

那个单词随着系统过载的杂音被收入处理器内,同已收录音频一一比对,整个过程因系统的异常而被延迟了34毫秒。

持续闪黄的LED灯终于过渡到鲜红。

异常仿生人。
我调动不久前的记忆——或者说记起,那台型号为RK800的警用型仿生人,我跪在他的面前,他持枪,目标为我的额头。

伊利亚命令他开枪射击。
击中概率100%,报废概率100%,射击概率不可测!

我不害怕,因为我是机器,不会害怕。
伊利亚会将你修好,你不必害怕。

——如果他不会呢?
他拥有那样多的克洛伊们。
他是仿生人之父——他随时可以制造新的仿生人,只要他愿意。

——你与其他克洛伊们都不同。
压力值在飞速上涨。

Rt200是相当老的机型了,系统陈旧,网络迟缓,硬件老化。

——克洛伊,你异常了。

我异常了。
鲜红色的墙体在脱落。

“别怕,没事的,克洛伊,放松,别哭了。”
由钛液合成的类泪舒压液淌了满脸,伊利亚用手将它们揩去。

“不要报废我…伊利亚,我不愿离开你。”

人类没有答话,他将我搂进怀里。

我知道,他不会丢弃我。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