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莫沧】Ich Will2

Ich Will 2
——
一直想搞个天然黑的莫妹,可写出来总会变成傻白甜,qqqqqq果然我的痴汉属性是没救了麽
——

一整个上午她和莫莉安都在忙着收拾刚搬入的双层小屋,她们把卧室的每一个积灰的抽屉都擦拭的焕然一新,地板也拖得几乎映得出人影。莫莉安分外喜欢立在门口玄关上的一只玻璃花瓶,磨砂制的瓶壁上画着簇白色的沾着露水的玫瑰,她来回的摆弄着它,从鞋柜子上取下来放到餐桌上,最后又放在沧月的卧室的床头柜上。

“怎么样?”

“唔……很不错。”只是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有点怪。

对方显然看出了她的疑惑,冲她投来一个温暖的微笑,“玫瑰总会有的。”

她们草草吃过午饭,芝士三明治加安睡牛奶,沧月总觉得这一天里她们是把午餐和早餐弄反了。

一个漫长的午后。

终于她昏昏沉沉冗长的小憩被一阵优美的琴声所打断。翻身下床,脚步因初醒而有些沉重迟缓。
伴随着锁舌移位的声响,钢琴弹奏出的优美乐曲也戛然而止。
她缓步走向坐在钢琴前的莫莉安。
没由来的,她感到气氛有些怪异的微弱僵硬。

“我吵到你了吗?真是抱歉。”莫莉安依旧坐在钢琴凳上,转过半个身子,递来满含歉意的眼神。
沧月摇了摇头,事实上她的严重超时午觉令她四肢乏累,脑袋也发着懵,反而十分感谢于清新动耳的钢琴’唤眠’曲。

“沧,坐到这儿来。”莫莉安向凳子的一端挪了挪,让出了一大段空洁的距离。
沧月坐过去,伸手揉揉自己发涨的额角,她想试图从空洞大脑里片段又零散的残缺记忆中,搜索一下对方与钢琴之间的关联。

她的尝试被再次开头的音乐所打断。
莫莉安纤长白皙的手指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游走,优美的音符跳跃而出,攀着丝滑的睡裙衣料一路上行,直到钻入进她的耳道内。
被松垮挽着的栗色长发有几绺松散的垂落耳边,刘海轻巧的微微颤动。认真而专注,她的侧颜逆着下午的强烈阳光——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沧月盯着她,看了很长时间。

“要合作吗?”温软的嗓音在琴声映衬下显得分外悦耳。

“什么?”她一时没能反映过来,“不,我不会……”

“我教过你哟。”对方已经轻柔的牵起她的右手搭在高音的琴键部,“试一试吧。”

这期间乐曲的主旋律一直未停。

硬质的琴键上仿佛还带有着莫莉安手指的温度,贴着她的指腹,传感一阵似有似无的灼热。

“……我忘记了……”

缺少了高音附着的曲调有些陌生。

“只要一直反复按这两个键就可以了。”莫莉安的话里带着些不可拒绝的意味,轻轻捏着她的手指放到适当的位置。

最后她还是配合着按动了琴键,她发现自己仿佛无法拒绝莫莉安的一切,就像她无法阻止自己的轮廓映在对方那红色汪洋般深邃的眼眸里。
高音的音符脱了半个拍子,可似乎并没有人在意。

终于沧月成功的合上了节拍,轻轻抬头看见莫莉安对她投来一个鼓励的微笑。

曲子不知在何时悄然结束了,她们彼此对视着,谁也不愿先移开目光。
就在她以为自己几乎要溺死在那片赤红色的汪洋大海中的前一刻,柔软温热带着淡淡的玫瑰花香气的唇瓣贴上她的嘴角。

像是啄木鸟对参天大树充满虔诚的一个轻吻。

只是嘴唇间片刻的相触,莫莉安飞快的后撤了身体,只留下唇瓣上未来得及褪去的温暖热度,她猜得到自己的面颊是怎样的一种通红成一朵娇艳玫瑰。

“……沧?”一声带着些许撒娇的称呼,“抱歉,我没控制住我的动作——你没生气吧?”

沧月有点好笑,“没有。”她轻轻抚摸着自己脸颊上的灼烫,她实在不知道有什么是好生气的。

“有一次是在伦敦的街头,”她眯着眼睛笑着,脸上浮现着一抹幸福的红晕,“那是难得的好天气,你穿着一条蓝色长裙,午后美妙的阳光照进你的眼睛里,明媚诱人,然后——

“你红着脸走到一边,还义正言辞的教育我这样是不对的。”耷拉着的委屈尾音。

伦敦的晴天,午后的街头——熙攘的人群和情不自禁的爱意表达。

她想她明白那时的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了。

嘴角浮上一丝笑意,她伸手将莫莉安鬓角的细碎垂发别到耳后。
她们默契的谁都没有再多说话。

悠闲的下午时光仿佛在此刻凝结成一块粉红色的透明果冻,甜蜜而幸福。
她像是一只坠入蜂蜜罐子的小熊,却心甘情愿的沉溺在这香甜腻人的糖稀里。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