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原创】大鱼(短篇)

AU设定
宁泽涛属于世界,ooc属于我
任性的打了tag,可以当那条大鱼是wuli萌萌,也可以当做是原创角色吧😂
如果有问题我会删tag的
——————————
小海军十五岁那年第一次出海就遇到了风暴。
漆黑的天空中压下一片片厚重的乌云,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肌肤生疼,狂风掀起几米高的大浪翻涌狂啸,黑暗中模糊了天与水的界限,一道闪电伴着怒雷挂破天际将黑夜映成白昼。
咆哮着的风雨,怒号着的大海。
载下几十人的军用船艇仿佛是变为一叶弱不禁风的小舟,在狂风暴雨间飘摇不定。
宁泽涛伸手想捋一把脸上的浮水,他的雨衣被狂风吹的皱起,带着腥咸味的涩雨劈头盖脸的打在身上,他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场面,年轻的小海军被吓坏了。
直到第二日凌晨三四点大雨终于像是被修好拧紧的水龙头,停下了肆虐。厚重的云层缓缓撤去,太阳隐藏在海平面下,东边的天空被映成一片似火般的通红,西边却还被薄云笼罩,显出瑰丽迷人的深紫色来。
还来不及享受劫后余生的欣喜,宁泽涛扶着船尾的栏杆呕吐不止,他胃里翻江倒海像是先前愤怒的大海。等他抹掉嘴边的污垢,直起酸软颤抖的腰腿,无意间向潮湿的夹板上一瞥,发黑冒着金星的眼中忽然跃进一只蹦跳着的大鱼。
初升的太阳从海平面上露出小小的一块,将白漆的栏杆和深棕的夹板镀上一层金边,也包括那条活蹦乱跳的大鱼,泛金红光色光芒的鳞片看不出原先的颜色。
它是被刚才的风浪一齐卷上夹板的,宁泽涛盯着它发了会儿懵听到集结哨响才想到应该把它放归大海。他咬咬发软的牙齿,一手拽住大鱼的尾巴,一手托起鱼身,奋力抬到面前到胸口高的栏杆上端,猛的一扔。随着“噗通”一声大鱼入水的响动,水上溅起破碎亮白的水花。
宁泽涛看见金黄的太阳在海面上悬浮着一段距离,温和的晨光带着暖意映进他的眼底。
——
二十岁的宁泽涛常会做一场相似的梦。他梦到自己堕入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中,冰凉的海水包围着他的周身,他能看见海面上的光芒透过层层波涛映射入深海照亮他面前偶尔游过的一两条小小的鱼,他能感到流动的海水划过肌肤时清晰的触感,他听得到水流的声音和远处的波涛汹涌,他甚至觉得自己忘记了呼吸,不然怎么能在水中安然自若如处陆地?
可他唯独无法挣脱海水对他的控制,有什么无形物扯拽着他的脚踝将他像更深处的深海拉去。
深不见底的海洋像是贪食怪物巨大的胃袋,腥咸的海水是它的胃液,而宁泽涛则是它腹中待消化的宵夜。
也许,也许他会被顺着洋流直通怪物的大肠最后干脆被直接排出。
猛的从床上坐起,冷汗浸湿了背心短裤,像是真的刚从海中爬出来。这样的怪异场景自步入青春期以来便是他梦里的常客,每每醒来总会觉得脑袋发懵,四肢乏力。懒散的打个哈欠,隔着薄窗帘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快要天亮了。
宁泽涛打着手电向海边走去,朦胧的天色中还撒着几颗零散的星,太阳还未升上天空,空气间微微散布着些湿冷的气息。二十岁的宁泽涛已经在这座小岛上呆了三年,连同其他的两位年纪略小的战友一起,守岛兵的日子过得孤独而单调。
一切的粮食淡水仅能依靠两个月来一次的部队补给,呼吸之间常常伴着海风的咸涩味道,海浪潮起潮落是他们永恒的朋友。
他坐在海岸边,随手拔下身边不知哪来的一根草茎,叼在嘴里,仰身躺在地上,微凉的海风卷起细小的沙砾轻轻吹抚在他的脸上,东边天空连着远不见边际的海面微微泛起白光,耳畔传来清晰的海浪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
海岛上的天气变化多端,前一刻还是晴朗的后午,紧接着便已经乌云密布满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仿佛也都快要凝固,岛上安静的没有一丝带着腥咸的海风吹来,只剩下海浪不屈不折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
暴风雨来前有多平静,风雨就有多可怕。
狂风席卷着暴雨伴着电闪雷鸣火速的赶到,而宁泽涛和他的两位战友才刚刚把屋顶防水布铺完,倾盆大雨立马把他们浇的浑身湿透,凉风一吹立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宁泽涛突然想起就在岸边一块大礁石上还安放着测定风速和海浪高度的仪器,如果因暴雨进水很有可能会造成短路。
大雨落在脸上,流进眼睛里,提起袖子擦一把却更加模糊了视线,一道闪电把远天映的透亮,隔了几秒才等来惊天动地的轰隆响雷。
年轻的小战士们瞪大了眼睛却被微咸味的雨水眯了眼睛,一声惊呼卡在喉咙里,他们看见——他们那同样年轻的班长跑在岸边,即将接近怕水的仪器时被突然狂躁起来的风雨猛的推了一把,而拍在滩岸上的海浪像是早有预谋般拉扯住他的脚踝,用力一拉,永远也吃不饱的大怪物顺势将他吞下用以果腹。
宁泽涛用力拍打着水面却毫无用途,身体随着汹涌的波涛上下起伏。鼻腔里呛进咸涩的海水,他想要呼救却有更多的水顺势溜进肺内,令人惶恐的是他发觉自己正不受控制的沉入水中。
极力的保持镇静,屏住呼吸,浪潮卷起又拍下把他按进冰冷的水中,宁泽涛忽然想起五年前他初次出海时遇到的那场暴风雨。
就在他快要用尽力气时,仿佛就有什么东西拍了他的肩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逆着水流抵上他的腰腹,紧接着他被这股力量托出水面。
他用仅存的一点意志游到不远处的大块礁石上,等到眼前因体力透支而冒出的金星散开他刚好面对着西边的天空,风暴来的迅猛离去也极速,正西方的太阳像个娇羞的小姑娘,红着一张俏丽的脸颊,要把自己藏进宽阔的海平面下面,天边的一片片云彩被染的火一般艳丽。
“班长——”
“宁泽涛——”
年轻的小战士们瞪大了眼睛,他们看见先前被海浪卷走的年轻班长从不远处的浅滩爬上来,逆着光,夕阳给他镀上一层透着红锈色的金边,形如虚影。他的丢了鞋的右脚底被锋利的石块边角划伤,被水冲淡了颜色的血顺着他走过的路线滴在滩岸上。
宁泽涛抖抖湿淋淋的衣裳,他的战友看见,形如虚影的班长衣服里掉出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有色的阳光给它披了件亮闪闪的鳞装,看不清本来的颜色。
大鱼蹦跳着到了岸边,猛的一跃,噗通一声跳进了泛起白花的海浪里,随着海浪回去了大海。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