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亲爱的教官

今天军训就结束了,有太多太多感想憋在心里想要去表达。

军训比较正规也很严格,虽然只是在学校内训练一些简单的东西。
而我们的教官恐怕是全年级二十个班中最严厉的,但也是让我爱的深沉无法自拔。

也许是我骨子里爱着那身军装,军人情节作祟。

也可能和人生中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的在寄宿学校生活有关,内心深处其实也有着一些不适应带来的情感波动,不自觉的想要找到一处可以依赖的地方,不自觉的就很单方面依赖起实际上也并不算多熟悉的教官了。

分班分在一个班主任什么也不干不管的班级里,戏称我们是后爹带的一群没人疼的娃,又觉得教官恐怕就是亲爹了(严父式亲爹)。
宿舍分得和体委住在一起,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和我与体委都是教官的脑残粉-_-||。

那么就开始讲点故事吧。

说了教官很严厉,有多严呢……严到恐怕班里四十人只有不到十人是喜欢他的,期中包括着我和体委以及宿舍的那个女孩在内的四人脑残粉(还有另一个班里的姑娘也是,作为区分,宿舍的姑娘就简称L,班里的姑娘就简称M了)。

在正式报到前我就感到了对高中(军训)生活深深的恐惧,于是为了能安全挺过军训,也为了满足自己的腐女之魂,果断的看了一部教官受的小说(真的太难找了,北极圈土著的日子就是常被逆cp)。

然而军训第一天就被教官来了个下马威……
全班到达作为军训场地操场后,教官一声令下,居然就是绕着操场跑五圈。

简直就是欲哭无泪,一边气喘吁吁的跑圈,一边在心底腹诽,痛骂了一遍教官。
那时候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教官,站在操场上拔军姿,听着隔壁班级欢声笑语的自我介绍唱歌玩闹等等,有种难以熬过七天的错觉。

教官是个很骄傲重视荣誉的人,他站在我们面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摘下衣服上的军衔,他说,他可以不戴军衔,但决不能没有胸前的两枚徽章。
一枚金徽,单兵训练五十次第一名优秀奖励,另一枚是银色水徽,潜水比赛第二名。
教官说要把那枚水徽送给我们中训练最优秀的人,而金徽则会被送给他之后去大学做军训的学生。

刚开始的头两天,感受着教官魔鬼式的训练,我真的是要恨死他了……
但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我们教官突然被调到大学去做军训教官了。

我们是第二个班,首先被托付给了三班教官(三班教官是很好的人,把我们当做是他自己带的学生,除去我们教官外,他是我最喜欢的教官),那个上午是我军训最嗨最快乐的一上午了,三班教官带着我们两个班在操场上各种玩闹,说我们是精英是标兵,两个班是兄弟班。
有一瞬间我甚至希望我们的教官如果一开始就是三班教官该多好。

然而快乐总是短暂的,一班教官发觉我们根本没在训练,要把我们领走,而三班教官也因为这件事觉得被侵犯,差一点两个教官就在操场上打起来……

于是下午我们就有被一班教官带着训练。
一班教官是区队长,只带着自己的班训练,我们就在一旁默默看着,或是由体委领着训一些学过的内容。
下午的时候模拟汇演,但我们教官教的东西很慢很少,我们甚至还没有练完齐步。

三班教官不能带我们训练,一班教官又不大管我们,那一下午是最无助的,整个班级都死气沉沉,我的心头也哽着很难受的一种感觉。
体委心思很细腻,几次红了眼圈,她从一开始就很喜欢教官,而此刻教官不在,我们又不会那些训练的内容,接下来就要出丑。
也就是那一刻,我发觉自己忽然就对教官充满了好感,无比期望他能回来,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当然,教官没有出现,我们也依旧难过,一班教官发现我们士气低迷,安慰我们说教官下午就会回来。
在我们上场前,三班教官带头为我们鼓掌加油。

模拟的结果出乎意料,我们本以为会冒泡成一锅开水(教官管犯错叫做冒泡,我们也就跟着改了口),可没想到的确实我们的表现还相当不错。
可最令我高兴的居然还是教官还会回来这个消息(然而并不是当天晚上)。

第二天下了大雨,不能训练,我们都坐在教室里自习,体委坐在我后面,我和她还有L一起讨论着教官会不会回来陪我们。
一直到将近九点半,我居然真的从窗外看到了教官的身影(我们班级就在一楼面向教学楼门的方向),一瞬间感到自己激动的要哭,接着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教官进班后给我们讲了几个故事,都是他在军营里,甚至是到非洲维和时期的事情,而他的故事还没讲完,我们居然被要求重新分宿舍搬东西了……于是那个故事就再也没能听完。

后来的一天他又不见了,我们依旧是一班教官代训,三班教官看向我们,我们恋恋不舍的看过去,我还在期盼教官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的时候我和宿舍几个姑娘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又绕回到教官。
我们一会说到教官的攻受问题,居然很一致的认定他在下——上面的必须是三班教官。
体委讲到,教官要说是亲爹,站三二cp的话,三班教官就也是爹了。
那怎么能?区分还是要有的,三班教官是三爸爸——我补充。
然后话题又莫名回到我们都如何喜欢教官。
突然L姑娘就说,现在咱们三个是不是情敌关系?
我立马回答:咱们三个和三爸爸是情敌关系。

军训第六天,也就是马上要结束军训汇演的前一天,教官在上午回来了。
马上汇演,他也着急,训我们跑步,情况很糟心。
他大声骂我们是废物,却带着一个挨一个的亲自教我们跑步,教我们四步立定。

可惜亲自指点还没轮到我,教官就又一次离开了我们_(:з」∠)_
先是四班教官跑来,搂着我们教官,要我们教官替他教他们班学生跑步,我和体委立马黑了脸,磨牙蹭蹭响。
教官走掉的时候悄无声息,只是叫体委继续训练,一转身又跑去大学做军训了。

闲下来我问体委四班教官和我班教官,话还没说完就被叫停。
体委捂着耳朵:不听不听,我不要站这个cp。
那是,三二王道。

下午学校里组织急救讲座,听完已经接近五点我们着急忙慌的进行最后一次汇演排练。
教官回来了,依旧十分着急,依旧大声呵斥我们是废物。
他有多急?训练我们蹲下起立时,他的裤子扯坏了,大腿内侧开了个小口,我听到“喀喇”的一声响。
教官依旧一脸严肃,我担心明天汇演出错紧张的笑不出声,身旁同学忍笑憋出硬伤。

“明天你们裤裆扯了也得给我蹲下去,听明白了吗废物!”

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9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