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

不是什么好人/
双人帐号/
混乱邪恶/
一丧到底

『莫沧性转』愿君 (脑洞/民国/同背景段子合集)

0
一个人,沧淼是忘不下的。
以前没能忘下,现在就不会忘,以后才更不会有机会忘。

老头子做了一个长梦,长的像是一辈子,像是他的一辈子。梦里他骑着一匹枣红毛色的烈马,穿着他年少进入军校时领来的第一套军服,他手上攥着的是一条马鞭,逾看逾眼熟,可他偏偏想不起来这条鞭子的故事。
他骑着马,在广袤无垠的绿原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想不起那条鞭子,亦想不起来此的缘由,更想不清自己的终点或是归途。

多久了——他感到累,腰背酸软,腿侧也感到不适。
他意识到自己老了,可抬手看,皮肤是平滑与饱满的,那时他久违青春的记忆。
不耐的夹紧马腹,高扬马鞭,烈马磨砺不下的血性翻涌上来,左颠右跳不再安逸,仅是想把骑压身上的人掀翻在地,他久违地仰头爽朗大笑。

某时草场褪尽了青脆,翻身下马靴鞋却先踏进一个浅凼里,混着薄沙泥的冷水溅上裤脚。
他未来得及暗骂一句却在抬眼间险些跌入一处温柔乡。

——他忘不下的是那双眼睛。
浸满着让步的腻宠,那双眼睛的主人是谦逊的,与世无争却存有常人触不到的逆鳞。

没由来的,孤独巨浪盖天而落,打湿他的衣裳,寒冷里瑟瑟发抖,他才发觉这处地方分明是年幼时待过的江南故乡,眼下正值梅雨季节,可雨滴是冰晶般寒冷。
他跑起来,撞上面前一个人,文质彬彬的穿着学生服。他向地上的水洼看一眼,那是个清秀稚嫩的小娃娃。
伸手要揽抱对面人,直觉脸上烫痒,转念之间竟是泪水已挂上脸颊!

他涕嚎哽咽着用不成调的嘶哑喊出一个名字——“莫涟”。
下一刻惊雷响动般的炮响在他身后一个个炸开,溅起半丈高的灰土。

——反正没什么人看,以后全放在同一篇里更新好了

评论
热度 ( 5 )

© 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